• <tr id='yc24f'><strong id='yc24f'></strong><small id='yc24f'></small><button id='yc24f'></button><li id='yc24f'><noscript id='yc24f'><big id='yc24f'></big><dt id='yc24f'></dt></noscript></li></tr><ol id='yc24f'><table id='yc24f'><blockquote id='yc24f'><tbody id='yc24f'></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yc24f'></u><kbd id='yc24f'><kbd id='yc24f'></kbd></kbd>

      <i id='yc24f'><div id='yc24f'><ins id='yc24f'></ins></div></i><span id='yc24f'></span>
      <fieldset id='yc24f'></fieldset>

      <code id='yc24f'><strong id='yc24f'></strong></code>
      <ins id='yc24f'></ins>

      1. <i id='yc24f'></i>
        <acronym id='yc24f'><em id='yc24f'></em><td id='yc24f'><div id='yc24f'></div></td></acronym><address id='yc24f'><big id='yc24f'><big id='yc24f'></big><legend id='yc24f'></legend></big></address><dl id='yc24f'></dl>

            揭开暗黑城的内幕 摩根日记全面曝光

            • 时间:
            • 浏览:27
            • 来源:DNF私服

            ——美娅历4年  ,阿拉德历995年

            第一页

            终于  ,我又回到了诺伊贝拉——我的故乡。然而弥漫在迷蒙阴湿之气中的此地已与记忆中的故乡相去甚远了。在各地都能看到的怪物们又是什么呢?之中数人的肤色是属于暗精灵一族的。我的同胞们即使化为了盗尸者(僵尸)也不愿离开故乡 ,只能在此地徘徊。我的家人们  ,也在他们之中。

            第二页

            现在统治着暗精灵的  ,是年轻的女王——美娅。可称得上是聪明伶俐。然而说到要和老辣圆滑的元老大臣们对抗的话  ,她的力量又不免过于微薄了。如果我不能在这里揭开谜团的话  ,或许无意义的悲剧又会重演了吧。而若真如艾丽斯大人所说的  ,这一切都是人类的阴谋的话。我必将赌上一切  ,将人类的一切从世界上彻底消灭。包括夏普伦在内的大部分暗精灵元老们 ,必定将此次事件当作扩张自己权利的大好机会吧。

            利用暗精灵和人类间普遍存在的矛盾挑起战火  ,在数量的劣势下取得战果。如果成功的话  ,元老们的大权将成定局。而正因为如此 ,更要仔细思考他们观点的正确与否。那么就让我提问吧:人类究竟为何要作出此等恶行?实际上近期我族与人类之间的关系并不紧张。宫廷魔法师被派遣往人类的大都市  ,向他们传授魔法;暗精灵的摩伽陀也翱翔在大陆各地  ,商贸繁荣。在这样交流不断推进的时代  ,两族间的关系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良好。

            当然  ,与人类关系的不断进步或许也给了元老们危险的信号  ,让他们情急之下作出了错误的判断。首先  ,人类并非愚蠢的生物。翻看人类的历史  ,他们最喜欢的就是占领广袤的大地。为了支配土地 ,他们尔虞我诈  ,不惜同族相残 ,征战屠杀。可称得上是冷血而下等的物种。然而我族深居地下  ,与世无争。对人类来说 ,这片土地拥有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占领的价值吗?反过来讲  ,即使暗精灵倾巢而出  ,又能给在地上安居已久的人类多少伤害呢……然而这样思考下来  ,第二个疑问就产生了。难道是艾丽斯大人欺骗了我们……?那  ,事出何因呢……?

            第三页

            来到此地已经过数日 ,依然未能进入诺伊贝拉镇中。游走在各处的怪物阻挡了我的脚步  ,而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是我的同胞。在这里丧命  ,毫无意义。明日我准备使用潜伏术  ,进入城内调查。如果早知如此  ,我孩提之时就应该好好学习潜伏术的啊。

            第四页

            终于成功潜入了城里。很幸运的  ,没有怪物察觉到我的存在。而且  ,游荡在此地的不只是盗尸者和冤魂……我看到了  ,那的确是人类的身影!看来这次的事件的确是和人类有关。

             第五页

            今天一天  ,我跟踪了游荡在城内的人类  ,期望能探明他们的真身。然后我了解到了以下几点:他们似乎都隶属于同一组织  ,或者说是同一“宗教”的信徒(宗教似乎是内心脆弱的人类为了生存必不可少的要素)。这个团体的名字是“冷酷之探求者(Grim-Seeker)”。我观察了他们的仪式  ,他们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啊啊。此地就是狄瑞吉大人施恩宠之地啊。”“赐予吾等力量  ,准备迎接绝对神的审判。”狄瑞吉……似乎在哪里听过?

            第六页

            受到了感染传染病同族的攻击了。本来我的潜伏术就不完全  ,如果有尚存身为暗精灵理性的盗尸者的话  ,就有可能会被发现的啊……大意了。传染病会从伤口逐渐侵蚀我的身体吧……我还没能揭开杀死家人凶手的真相  ,怎能枉死在此……

            第七页

            冷酷之探求者这个组织  ,非常遵循秘密主义。我认为他们十分危险。看起来他们来到此地是为了执行重要的任务。我跟踪了其中一名看起来身份较高者  ,进入了一个警戒非常森严之处  ,在那里的是……“时空裂缝”……!?祈祷阅读这篇日记之人是我族同胞  ,我将时空裂缝的秘密在此说明。时空裂缝是现世与平行之异空间之间产生的沟壑 ,或者说裂缝。

            数百年前  ,吾等暗精灵偶然间发现了它 ,并秘密的对它进行着研究。在漫长的研究中得到的结论是“利用时空裂缝可以自由出入异空间”。当然  ,数百年的研究并没有让我族掌握自由使用时空裂缝的能力  ,也无法控制伴随着使用所产生的异常现象。因此  ,时空裂缝即使在暗精灵间也可称得上是极密 ,我亦是因为宫廷炼金术师的地位才得以知晓。此后人类也会知晓时空裂缝的存在了吧。然而这与传染病之间又有着什么关系呢……

            第八页

            调查了感染传染病而死的同胞的尸体  ,发现了一件怪事。在他们身上  ,产生了被称为“紫色蘑菇(PurpleMushroom)”的稀有化学反应的痕迹。这与人类数半年前横行的“血之诅咒”有所关联。根据人类古文献记载  ,“血之诅咒”代表的是人类“伪装者化”现象蔓延的事件。而“伪装者”指的是那些变异为渴望同族鲜血的怪物。伪装者的可怕之处在于他们昼间与普通人间无异  ,完美的隐藏于正常的生活之中。

            由此  ,人类之间的信任分崩离析  ,甚至在同族中发动了疯狂的异教与魔女审判。幸运的是我族若感染了血之诅咒  ,在皮肤的各处就会浮现紫色蘑菇型的纹样。因此我们能够将伪装者与正常人区别开 ,不至于发生像人类一样的悲剧历史。这就是“紫色蘑菇”的由来。然而人类在近数十年来  ,并没有发现伪装者的正式报告。难道血之诅咒又在人类世界蔓延了吗?传言曾经击退了血之诅咒的圣职者们 ,现在依然在为抹杀伪装者而秘密进行着训练。如果能和他们会面的话或许可以解开这个谜团吧。如果血之诅咒并未蔓延的话  ,那这里的血之诅咒又是谁施下的呢?又或许那散播者  ,何此地的传染病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吗?这一切的谜团  ,或许都和时空裂缝有关。

            第九页

            自己的身体开始散发出奇怪的味道。腐臭却芳香 ,却又仿佛有着致命的毒性……看来我也染上传染病了。

            第十页

            好吧  ,稍微有点头绪了。狄瑞吉这个名字……我确实是听说过的。那是伊丽丝大人所说的魔界九使徒之一。因为是很有意思的故事所以我到现在也印象深刻。的确  ,狄瑞吉应该是散播疫病之使徒啊。那么……下面就是我的推理了。某人利用时空裂缝  ,穿过异空间将远在魔界的使徒移动到了阿拉德大陆上。时空缝隙本身是不会突然启动的。那么自然是有人操作。而那个人  ,就是将狄瑞吉这个恶魔带到这个世界  ,并使其实体化的幕后黑手。

            依据伊丽丝大人所说  ,狄瑞吉与自身意志无关  ,会自发的向周边散播疫病 ,将四周化为地狱。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那诺伊佩拉周边所有的生物都应该因传染病而死。然而在城镇区域偶尔也能看到一般的动植物  ,他们似乎没有发生异常  ,狄瑞吉似乎现在不在这附近。而且那些人类不也毫发无伤嘛?难道狄瑞吉通过时空缝隙被移动到了这里以后 ,又通过时空缝隙被移动走了吗……

            是谁 ,又是为什么  ,要把这个强大的使徒送到这个深居地底的平静村庄之中呢?或许稍微有些意气用事吧  ,但是我是这样认为的。那个人并没有想把狄瑞吉移动到这个暗精灵的村庄之中。不论怎么思考  ,我都不认为世上有人会认为平静的居住于地下  ,与世无争的暗精灵会是充满威胁的。我也无法想像  ,有人会特地花费如此心理来动摇这样种族的生存。

            以魔法为首 ,暗精灵拥有许多强大的能力。然而如果真的有人恐惧于这一切的话  ,也不应该将狄瑞杰送往诺伊贝拉这样的小镇  ,而应该会将它直接送入首都暗黑城(安达夫特)。这样的话  ,我族或许会灭亡于一瞬之间吧。那么  ,我做出了这样的推论:那个人使用时空裂缝  ,将狄瑞吉移动到了某个地方。而在这个过程中  ,很偶然的  ,狄瑞吉的能量从诺伊佩拉附近的时空裂缝中漏出了!

            利用时空裂缝的力量  ,意味着对时空间进行扭曲折叠  ,结果会在无法预测的地方产生新的时空裂缝。这是它已知的基本副作用之一。思考着这一切  ,在我脑内浮现出了一个单词。“转移”听说现在  ,人类社会正因为“转移”陷入混乱之中。

            初被转移的生命体也是在伊丽丝大人话语中登场的使徒  ,其名乃“希洛克”。难道  ,这一切事件都是有关联的……这都是“那个幕后黑手”巨大阴谋中的一环……如果这全部都是一个缜密计划的一部分的话 ,那这或许就有在数百年间实行的可能。我感到背脊窜过一阵凉意。

            那么数百年前的“血之诅咒”和在这里发现的“紫色蘑菇”本身也就是这一计划的证据了。时空裂缝。古时研究了它秘密的祖先们  ,曾经说过:此乃神欲隐藏之谜  ,凡人万不可恣意触碰……某个人擅自使用了时空裂缝 ,而神罚却要由无辜的诺伊贝拉居民来承受吗……

            可是  ,最大的疑问却摆在我的面前。利用时空裂缝力量的方法  ,可是连我等暗精灵都没能掌握的知识啊。究竟真的有人  ,能够有办法在数百年间取得了远超暗精灵的研究成果  ,理解了时空裂缝的秘密 ,从而自由利用它的力量吗?更何况  ,即使我们暗精灵有了这些知识 ,也不可能完美的利用时空裂缝吧。

            因为这需要消耗无法想像的大量能源。而据我所知有可能产生这样能量的  ,只有存在于魔界的“泰拉石”了。那么  ,冷酷之探求者这个人类组织真的是这次计划的主谋吗?在这数日间  ,我监视着他们。发现他们虽然知道时空裂缝的存在与能力  ,却不像是掌握了其使用方法。实际上我听说人类知道最近才发现了时空裂缝  ,并对其只有小规模的研究。人类基本上是胆小的种族 ,想要得到我族已知程度的知识  ,或许都要付出漫长的历史吧。

            而我们今天的知识  ,又是建立在多少先辈的牺牲之上的啊……那么 ,到底事实的真相是怎样呢……第十一页偶尔我的意识会变得朦胧  ,目光也失去焦点。受伤的左腕也慢慢开始肿成蘑菇形了。紫色蘑菇啊……果然从那时起  ,我就染上传染病了。

            第十二页

            冷酷之探求者它们来到这里  ,并不是单纯为了实行宗教仪式 ,他们似乎还在进行一种实验。将由时空裂缝中漏出的物质(或者应该成为幻影或邪念会更加确切)注入实验用的人类体内。其后将实验体缠上绷带  ,放置。经过数日后 ,令人惊奇的现象发生了。本应躺着缠着绷带的实验体的地方  ,只剩下失去了人类的轮廓的绷带。然后冷酷之探求者中走出了一个肤色与他人不同的人 ,在绷带前低吟数语后  ,绷带居然自动地卷成人类的形状 ,复苏了!

            曾经对伪装者进行研究的古代人类文献里  ,有着这样的场面:“伪装者根据地区不同  ,会有各种不同的形态。比如说狼 ,蝙蝠或是蜘蛛等等。虽然以人类的身体和动物昆虫的特征相结合最有代表性 ,但是无法区别种类的怪物形态伪装者也是数不胜数的。最特殊的例子是其无法保持原有形态 ,作为生命体的外形消失  ,化为能量形式被宿主吸收。一般的伪装者是在白天保持人类形态  ,在晚上显现其实体。但是据说在上面的这种情况下  ,伪装者白天会保持我们身边随处可见的物体之形态  ,而到了晚上宿主将化为人型活动。

            在暗黑圣战中 ,据说奥兹玛与暗黑骑士  ,驱使伪装者无分昼夜。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将伪装者以能量形式投影到书本  ,绷带或者衣服之中  ,并渗透入敌后。随后将其活用为军队 ,多次给与圣职者们预想不到的打击。甚至一度将他们逼入死地……”这样的话我更加能确定了。伪装者与传染病 ,虽然生物感染后的症状各异 ,然而他们之间明显是有联系的。秘密的在暗精灵城镇制造着伪装者的人类组织“冷酷之探求者”。答案的关键 ,就在他们手中。第十三页克伦特曾经告诉我  ,他会前往阿法利亚山脉入口 ,停留在人类的城镇。我必须要去那里 ,将我在此地的见闻告知。我必须要告诉他我将日记藏在了何处。然后 ,必须要让后继者能在我的所知之上继续调查 ,将这可怕的阴谋公诸于世。然而身体已经使不上力了  ,这样的我真的能够走到目的地吗?

            十四页

            13人之使徒  ,而冷酷之探求者们仿佛口头禅一样挂在嘴边的祷词中则有这样一句:“我们无法保护全部13名使徒  ,但是就算只帮助他们中的一人  ,他们也会将我们从灭亡中拯救吧……”按照伊丽丝大人的话  ,使徒应该只有9名啊……

            就算算上曾为使徒  ,而其座次已被剥夺的龙王巴卡尔  ,也依然缺少三人。那么  ,如果将缠绕在使徒身边的能量作为其特征的话  ,那联系伪装者与传染病的奥兹玛与狄瑞吉之间 ,又是有着怎么样的关系呢?那么被称为恶魔的奥兹玛也是“使徒”吗?然而“使徒”的存在本身又意味着什么呢?这样的话“冷酷之探求者”他们是相信“使徒”能将世界从混乱中拯救出来吗?这只是末世时代的无谓挣扎?还是其实者都是空穴来风  ,理有固然?

            第十五页

            已经陷入了难以集中精神的状态了。头发不断脱落 ,身体的构造也在改变  ,无比痛苦。往后我或许连写字的力气也不会剩下了吧。一整天  ,我在躲藏的洞窟内痛苦却无声地翻滚挣扎着  ,终于连这点体力也用完了。我的记忆也仿佛在慢慢消失……希望至少 ,在我命绝之时  ,还能想起家人的面容……

            第十六页

            一整天横躺着等待死亡 ,忽然 ,心中所有的迷雾消散  ,近来胸中疑问的答案仿佛就在眼前!啊啊……原来是这样吗……终于知道是谁  ,发起了这完美而可怕的事件……可恶……简直是难以置信!!没错  ,虽然在条理上讲通了……啊啊……但是  ,究竟是为什么!?

            第十七页

            时间已经不多了。我失去的体力  ,正在一点一点地恢复。而等到力量完全恢复的时候  ,我就会完全化为盗尸者了吧。真的  ,已经没有时间了。将日记藏在这里  ,等到力量再恢复一点之后  ,在我的身心完全改变之前  ,我必须尽我所能向着克伦特滞留的阿法利亚山口奔跑!

            克伦特啊。即使我在见到你之前力尽而亡 ,化为盗尸者  ,也请一定要找到我。如果你厌恶我游荡着的腐败丑陋之躯体  ,如果你无法忍受我伴随着鲜血的痛苦嘶嚎 ,请你至少亲手杀了我。但是  ,在你看到我满怀悲伤哀求的双眼后  ,在你看到它流下痛苦愤怒的血泪后 ,希望你能够了解……然后  ,希望你能够找到我的日记……

             

            猜你喜欢